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图片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图片

中国130种语言大部分濒危 有语言仅100个老人会讲

时间:2017-12-9 13:43:5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1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12月7日上午,中国国家博物馆收到一份特别的捐赠——150卷丽江纳西族东巴经手抄本。  东巴文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活着的“象形文字”,东巴古籍文献于2003年8月被联合国(微博)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。哈尼族的学生在上课。哈尼族的学生在上课。  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在捐赠仪...

 12月7日上午,中国国家博物馆收到一份特别的捐赠——150卷丽江纳西族东巴经手抄本。

  东巴文是目前世界上唯一活着的“象形文字”,东巴古籍文献于2003年8月被联合国(微博)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。

哈尼族的学生在上课。哈尼族的学生在上课。

  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在捐赠仪式上说,由于象形文字以表形、表意为主,东巴古籍在传承中有大量的口传成分,因此这也是一项浩大的记忆工程。这些东巴经,将成为研究古代纳西族乃至古代西南民族不可或缺的珍贵资料。

  然而,在全球化背景下,少数民族族裔的语言文化受到的冲击越来越大。中国使用人口100人以内的语言有7种;使用人口为一百到一千的有15种。有的语言已经消亡,如满语、羿语、木佬语和哈卡斯语。还有一些语言,如阿龙语、赫哲语,现在只剩几个老人讲得好。

  如今,无论是政府层面还是民间,都已经行动起来,拯救那些处于濒危边缘的语言。

  阿龙语只剩十几个老人讲得好

  中国一共有多少种语言?

  你可能想不到,答案远远多于民族数量,130多种。

  但这130多种语言,“活力”却不尽相同,除了几种使用人口多的语言外,在中国社科院著名汉藏语专家孙宏开看来,大部分语言都在走向濒危。

  孙宏开做了60多年的语言田野调查。他举了一个目前处于极度濒危的例子。

  从1960年开始,他每隔四五年都会去云南怒江州贡山县的丙中洛乡和捧打乡,那里居住着怒族的一个支系“阿龙”。

  “怒族有四个支系,各说不同的语言,阿龙语是最濒危的一种。”孙宏开说,1960年,他第一次去调查,大概有400人能讲。如今只有100人能讲,并且都是老人,讲得好的只有十几个老人,年轻人都不讲了。
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南方网)
粤ICP备1107234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