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体育

田朴珺专栏首次描写女性 我的姥姥

时间:2017-11-29 13:19:2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她的姥姥,曾是大家闺秀为看戏乘飞机往返,而后却因战乱,人生历经波折。本文也是田朴珺新书《习惯就好》的序言,该书有关独立女性,而姥姥正是田朴珺立志成为独立女性的源起。  以下是专栏全文:专栏标题:我的姥姥  仔细想来,我思维和习惯的缘起很多都是来自我的姥姥,她是树立我生活价值观的启...

她的姥姥,曾是大家闺秀为看戏乘飞机往返,而后却因战乱,人生历经波折。本文也是田朴珺新书《习惯就好》的序言,该书有关独立女性,而姥姥正是田朴珺立志成为独立女性的源起。

  以下是专栏全文:专栏标题: 我的姥姥

  仔细想来,我思维和习惯的缘起很多都是来自我的姥姥,她是树立我生活价值观的启蒙导师。姥姥是地道北京人,所以我小时候是按照北京,而不是上海的习惯称呼她。现在,姥姥离开我已有15年,但她的影子始终在我的生活里。回忆她,也是梳理我自己,生而为人的些许点滴。

  从我有记忆起,姥姥就已进入迟暮之年。一头银发一丝不苟,个子不高,微微驼背,白净的脸上皱纹并不多;手因为做了很多针线活,骨节突出,白得有些透明的肌肤下,青色血管清晰可见。当时,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她年轻时的样子,好像不觉得她也曾年轻过。但中学时有一天,在妈妈的相册里看到一张发黄的黑白照片。照片里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小姑娘留着齐肩波浪发,扎着蝴蝶结。

  “是姥姥吗?”我问。

  其实不待母亲回答,我心中已有答案。那双明亮的黑眼睛,看上去既熟悉又亲切。

  那时姥姥的眼里带着对未来的憧憬,那种单纯而明亮的笑容,是我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。成为了姥姥的姥姥,笑起来可以说是温暖、慈祥,但也多了一股——我后来才知道怎么形容——沧桑。


相关评论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南方网)
粤ICP备11072349号-1